碳税阴谋论

2018-11-14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人阅读
二氧化碳对天气的影响是全球性的,没有地区和国家的区别。但由于各个国家的产出和能源效率不同,不同国家生产某一产品的碳排放量还是有差别的。因此,低碳引发了一种全球化趋势,低碳把全球经济和发展模式紧密地接洽在一起。

正因为低碳的全球化,发达国家也兼顾发展中国家的能源效率,帮其减少碳的排放量。目前,国际上对减少碳排放量采纳了三种法子,综合来看,有两种是对发展中国家有利的做法。

发达国家通过技巧和资金帮助,在外贸和投资中兼顾不同国家的生产工艺,赞助发展中国家进步能源效率,尽量减少碳排放。这是一种较为温和的做法。

此外,通过碳交易,发达国家支撑发展中国家碳减排。目前京都机制上有两个不同但又相关的碳排放交易体系,一是以配额为根基的交易市场,即通过把持碳排放总量,造成碳排放权的稀缺性,使其成为可供交易的商品的排放交易体系;二是以项目为根基的交易市场,负有减排任务的缔约国通过国际项目合作获得碳减排额度,补偿不能完成的减排允诺的洁净发展机制(CDM)和联合履约机制。但国际上的碳交易市场还处于发展阶段,还未形成全球碳交易市场,不过,我觉得,碳交易不会很难,只要政府有足够的推动力,碳交易会发展得很快。

第三种法子是对发展中国家极为不利的做法,即通过碳关税迫使发展中国家减少碳排放。碳税是针对二氧化碳排放所征收的税,它是一种环境税。环境税以国内税的情势出现,一般按产地原则或目标地原则征收。当一国执行产地原则而另一国执行目标地原则时,同一批商品既要累赘出口国的环境税,又要累赘进口国的环境税,这就会出现双重征税问题。目前,碳税已经在发达国家逐渐推广实行,并且,发达国家盼望将碳税进一步向全球推广。

针对碳税,支撑者觉得,碳税可以推动替代能源的应用;征收碳税的收入还可用于帮助环保项目或对节能减排技巧进行补贴;管理碳税的成本对比低,实行历程也很简便、公道。

反对者则觉得,首先,碳税将降低高耗能的发展中国家相关产业的国际竞争力,不利于处于高耗能经济发展阶段的发展中国家的工业化历程。其次,碳税客观上有可能沦为发达国家实行贸易保护主义的新手法,尤其是如果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在征收国内碳税的同时,再开征碳关税,那就意味着低效率、高能耗、生产工艺相对后进的发展中国家的国际竞争力将可能大幅度降落。

我觉得,碳税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将会产生负面影响。如果出口的商品担任两国的环境税,它在进口国的国内市场就不能与进口国生产的同类商品进行竞争,这不符合国际贸易的公道竞争原则。此外,由于各国拥有自己的征税主权和放弃对某种商品征税的主权,也可能造成进口国与出口国双方的双重免税,使环境税失去应有的效用,不能做到环境成本的内部化,使市场失去国际化,因此,应避免双重征税。一般说来,环境受损国应得到优先征税权,并且对过多的征税给予退还。例如,如果环境问题由消费而产生,就应对进口国优先征税。

如果发达国家不考虑发展中国家的现实发展情况,不对发展中国家进行技巧和资金支撑,而意图通过碳税迫使发展中国家进行减排,那么,这则意味着,今后发达国家很可能打着低碳的旗帜,通过碳关税等手法来影响国际贸易,从而盘踞主动。对于我国来说,针对发达国家的碳税诡计,我国该当及早做筹办,主动征收碳税,避免双重征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