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所“出嫁”倒计时—刘洋

2018-10-19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人阅读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国资委)早在3年前就断定了央企整合的目标,而直到今年才断定了最后时限。在6月24日召开的央企科技工作会议上,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再次重申央企重组企图,“央企将在年内整合至100家以内”。这意味着年内将有至少25家央企会被整合并购。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领会到,遵守国资委之前的方案,科研院所——这个还存留着事业单位特质的央企,在本次国资委的整合风暴中即将被全盘清洗。这个承担着国家众多行业前沿科研课题的特别企业群体,面临的不仅仅是被整合,而是从体制到运营模式的剧变。

待嫁难题

早在2003年成立之初,国资委从原冶金部、机械部、纺织部、邮电部等所属的242家技巧开发类院所中精选了29家纳入麾下。它们被定性为生产经营型的开发类企业,即自己赚钱养活自己。截至目前,经过几轮央企并购以后,在原有的138家央企中,仅存13家科研院所。

“以前我们是部委下属的事业单位,部委被撤销后,我们被国资委收编,但现在国资委又要把我们强制整合,我们这些人像是没人要的媳妇,总是在找‘婆家’。”一位不愿意流露姓名的科研院所的人士对《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说。

据记者领会,国资委对央企科研院所的整合从去年就已经起头了。
本文发表于博锐管理在线| http://www.boraid.com/darticle3/list.asp?id=141183|41
去年10月26日,经报国务院批准,长沙矿冶钻研院和鲁中冶金矿业团体公司并入中国五矿团体公司(下称五矿),成为其全资子企业。这也拉开了央企科研院所的整合序幕。

尽管从数字上看,科研院所的资产量和利润在央企宏大的总规模中占比很小,仅为1%左右,“但科研院所花钱的处所少,现金储备丰厚”。从事科研院所改制钻研的上海天强顾问管理公司总经理祝波善此前对媒体分析。

虽然有多家科研院所表现不太赞许国资委统一布置的整合,但在6月底,这些科研院所都已经陆续上交了他们的重组方案。遵守国资委在今年1月份召开中央企业重组沟通会上的请求,上述央企必须在上半年提交各自的重组方案。

“其实这是没有措施的事情,既然国家请求了,我们就必须得照办。但我们还是面临一个最实际的问题,那就是我们可能选择了重组方,但人家并不必然愿意重组我们。”一位科研院所人士对记者说。

之前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北京矿冶钻研总院蒙受五矿和中国铝业公司(下称中铝)“抢亲”事件,经过记者调查创造其有自我炒作之嫌——五矿中途退出,中铝也由于当前非常严格的经营压力而根本无暇顾及此次收购。

“五矿是个以贸易为主业的公司,况且它已经收了长沙矿冶钻研院,所以它的中途退出不足为奇。而以中铝目前的经营亏损的状态也没有能力来收购北京矿冶钻研总院。”一位对五矿和中铝非常熟识的人士对《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说,“虽然央企间的整合确定是以国资委内部划拨为首要手法,并不需要重组方注入多少资金,但北京矿冶钻研总院终究下面有两家上市公司,如果重组上市公司可能会带来一些利益上的抵触,并且可能因为重组上市公司而需要必然的现金注入。这对于中铝来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

该人士分析:“如果中铝选择重组科研院所,也确定会选择北京有色金属钻研院。该院在其主业有色金属领域科研能力更强,而不应选择主业不完整重合的北京矿冶钻研总院。这可能是北京矿冶钻研总院自我炒作的无奈之举。”

而当记者试图向北京矿冶钻研总院求证重组方的时候,其相干人士以涉及机密为由回绝向记者流露详情。

寻嫁路线

据领会,央企科研院所重组的法子有两种:一种是纵向并入大的团体公司,另一种是横向科研院所间合并。科研院所并入生产性企业,是国资委实行央企整合的一条首要思路。如果上市公司的母公司是科研院所,则团体利用上市公司实现整体上市,既符合国资委的思路,又能大大进步企业的研发能力与技巧竞争力。

目前,天津水泥工业设计钻研院并入中国材料工业科工团体公司、中国有色工程设计钻研总院并入中国冶金建设团体公司、中讯邮电咨询设计院并入中国联合通信有限公司等10余项整合已经完成。

“科研院所的重组要采纳哪种法子,首先要看科研院所所处的环境和背景,看科研院所目前处在一种什么状态下,它能够供给什么样的服务。如果说它处于一种市场化程度对比高的状态,它就可以进行院所间的重组。”赛迪顾问股份有限公司企业战略咨询中心总经理封殿胜在接管《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采访时表现,国内有很多科研院所是事业单位,对行业企业的依赖对比强,它的业务规模、业务类型、服务的内容还是紧盯一些大型的企业团体,这样的科研院所并入大型企业团体可能更能施展它的优势。

“当然,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我觉得还是该当鼓励院所间的整合,因为这样更能提升院所的业务质量,优化出一些新的业务类型;同时,也可以激发出它的市场运作机制,使它能够适应国内外大的经济趋势,具备一些主动服务的能力。” 封殿胜说,“不能说并入企业团体就不好,但院所间的整合该当是其并入大企业团体的先期工作。例如,电信等几大具有垄断地位的企业,它下面有好几家院所为其供给服务,这就需要先将这几个院所整合,形成一个综合院所后再并入电信。”

封殿胜的观点已经得到了实例的证明。以中国钢研科技团体有限公司(下称钢研团体)为例,公司成立于2006年12月,由原钢铁钻研总院联合原冶金主动化钻研设计院共同组建。2009年,钢研团体的非晶带材万吨级项目实现产业化运作,在冶金类央企中独树一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