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推广公司称“贾君鹏”是其策划结果

2018-08-18  未知  人阅读

有网络推广公司出来说,“贾君鹏”是假的,是他们动用“网络营销从业人员800余人,注册ID2万余,回复10万余”的策划结果。君鹏的“妈妈”据说是位27岁的小伙子,目的是为网络游戏《魔兽》的用户制造一个事件,让他们觉得不无聊,从中还获得了六位数的报酬。不少网友不买账,认为是网络推手抢盛夏的果实,往自己脸上贴金,提高知名度(昨日南方都市报)。

原来以为是网民自发生成的网络狂欢,现在又多了一种可能性:被策划、被制造、被操控的商业促销。不少亲手顶帖搭楼的朋友们感觉到被涮了:明明是众人拾柴火焰高的数字化扎堆行为,怎么有推手来插一手,让一场纯粹的自娱自乐演变成走味的傀儡戏,极少数明白真相的ID把绝大多数不明真相的群众当枪使,虚构贾君鹏,而且还说他妈妈喊他回去吃饭,把众玩家“游戏”了一回。

人物形象可以被制造出来。英国历史学家彼得·伯克在其《制造路易十四》一书中,论述了17世纪的形象制造者如何推销路易十四,以意识形态、宣传广告、操纵民意来包装君主,呈现权力与艺术的互动关系。如果幕后推手发力属实,则是商业资本顶替专制权力的新的推销套路,以网络技术为手段、以网络游戏的玩家为忽悠对象、以无厘头然而又容易被人附会微言大义的“回家吃饭”作噱头,在短时间内聚拢人气、制造话题、引发遐想,为一款数字娱乐产品造势,完全可以作一篇《制造贾君鹏》的传播学论文。

人大概是喜欢追求“意义”的物种。推手现身之前,面对一场没来由、没意义的网络群体呼喊,觉得有些失措,总得给它个说法,或者寻求解释。有朋友说,是网络上寂寞情感的集体回应,有说是沉迷网络中的青少年对家庭的温暖回忆,还有的朋友把它看作是一种说怪话式的抗争(历史中倒是有类似:金圣叹死前留言“腌菜与黄豆同吃,大有胡桃滋味”,便很无厘头)。总之,这么大的事体,得要总结出个中心思想。要是推手所言不虚,那倒真的是暗合了后现代的“剥洋葱”的理论,一瓣一瓣地剥开去,以为会见到内核,其实什么意义也没有。即便有应和者的确找到了以上的意义,那也是中了埋伏:寂寞是被暗中下药催情的,回家的片想是被推手精心内置的,类似异域68年文化风暴中撒娇式的反抗,就更不靠谱了。换一个角度说,对于出钱推红“贾君鹏”的公司来说,商业意义就大了。

对于《娱乐至死》这本书,识者认为要有语境上的甄别,娱乐在此地毕竟是消解强力、争取个人自由的软刀子,这一点,我同意。认识了“贾君鹏”后,该书作者的压轴论述,我觉得也是个预警,“……人们投身于电源插头带来的各种娱乐消遣中……(他们)感到痛苦的不是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

网络推广公司“认领贾君鹏”,也有可能是一场营销策划,实则与此事无关。如果真的是这样,事情就搞成了“无间道”,都不知道对谁言语了,为保险起见,我得这样说:×××,你妈喊你回家洗了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