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关广告第三种人的隐秘血汗史:创意成体力活

2019-06-17  未知  人阅读

“职”里“行”间:我的公司社会―――呈现不同职业与行业的职场生态、职业路径

在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行业里,人才结构、生存现状、职业发展路径、薪酬竞争性如何?行业忠诚度、成就感和痛苦究竟体现在哪里?

公关广告职场:

“第三种人”的隐秘生活 之1

如果看到白天忙碌的人群会引发生命熙熙之感慨的话,夜晚工作的人则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好奇。而这于我,甚至是一种同情。

我第一次产生这种感觉,是做完北京京西某楼盘推广活动之后。忙碌了一天,中饭晚饭都没认真吃,结束时已十一点多了。我们几个人跑到旁边的一家烧烤档饱餐了一顿,凌晨的昆玉河边,烟雾弥漫,而步话机里还能听到舞台与设备方在喊话。饭毕,归程中我们经过活动现场的时候,舞台灯光已经拆了,有的工人在装车,有的工人则躺在卷在一起的台布上酣睡。

当时是中秋节前后,活动很多,回家一路见到几家活动撤场,几家活动进场,给我们做设备和舞台的公司甚至马不停蹄地赶到了下一个活动现场,后来听说,他们没日没夜干了三天。

活动结束之后,即便像我们这样的策划主控团队,也不知道是能回去大睡一觉,还是继续明天提案的准备。实际上,后一种情况是常有的事。这是很多公关、广告行业从业者的每日生活记忆。

“第三种人”

不要以为这只是公关广告行业的下游供应商的工作现状,整个公关广告行业都是如此。都市夜晚三不睡:妓女、流氓、广告人儿。搞公关搞广告,位居三种主流夜间工作人群之列(好在人家白天还休息呢)。这是我们几个朋友有次熬夜出方案时发出的感叹。

后来,见到上海《第三种人》杂志的主编O nicek,一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我暗忖这“第三种人”难道真的跟广告有什么特别的、不那么“低俗”的关系?回去查他们网站,原来跟我们是同样的解释。

我跟O nicek是下午三四点见面的,那时他刚跟邻桌的一个人聊完,我们简单谈了半小时后,他又转战到另外的地方,但这还是晚餐会议之前的一档安排。他兴致勃勃地说,明天加上早餐已经安排了四五个会面。

当然,这还只是公关广告业管理层的工作状态。在执行层,工作则更为血汗,毕竟Onicek还只是转战一个个幽雅的咖啡厅的。总之,我是有过三天三夜不睡写方案然后直接去提案的经历,其间基本靠咖啡茶叶提神,我听说过也相信同行业中肯定有更为血汗的案例。

记得2003年去广州做某汽车品牌的新车下线仪式,第一次经历了活动筹备与执行的全过程。因为那时候我们作为公关公司只做传播策略,具体的活动策划执行是分包出去的,我便跟着上海那家分包商的负责人Roger边看边学。活动设在中信广场的大厅里,十点之后,各个商家已经渐次关门歇业,在暗淡的灯光中,Roger说“该我公关、广告、营销、策划……以上这些词汇的共同内涵在于“创意”,说白了就是使用脑子吃饭的,是标准的白领职业。但是仅就此便对这类行业产生一种高尚的印象,恐怕会误入歧途。抛弃营销课程上的品牌幻想,你必须首先知道,这是一个真正血汗的行业,是一类非常血汗的工作方式,其职场历程充满了艰辛困苦。

们啦。”说着,打开一个小铁盒子,往嘴里扔了两粒白色的小药片。

在此之前我还没有因为工作的事情熬过夜,便问他这是不是支撑他整夜工作的兴奋剂,他说这是流行在上海广告圈的一种薄荷片,我尝了尝确实很凉,直冲鼻子,但实在谈不上有多久的效力。我想,也许是它类似药片的外观给了我们某种暗示作用吧。不过,我还真听说有大型广告公司给员工吃那种美国在海湾战争中使用的药品,号称可以让人四天四夜不睡觉。此事我没有求证过,或者与“第三种人”的说法一样,只是行业内自嘲的传闻,但四天四夜不睡觉在公关广告圈里,是常见的事情。

因为后面还要谈到甲方乙方的关系,我这里只是提个醒,在甲方从事公关广告类工作同样不是个轻松活儿。一个朋友,曾任职某大型网站营销总监,在兑现期权之后已经成了多家网站的联合创始人或者天使投资人,不过另外一位与他熟识的朋友介绍说,忙的那会儿,他有次休克了,“差点儿过去了”。

所以,当一个个黑夜来临或者在晨曦薄雾中迎接黎明的时候,我总是在想,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呢?

苦媳妇能熬成婆吗?

一种普遍的误解是,当兵的干活儿,当官的只是挥挥令旗。如今熬夜的小兵以后就能成为运筹千里的元帅。但在公关广告行业里,情况恐怕并不是这样,高层管理者往往要比员工更殚精竭虑,更多冲锋陷阵。

当然这首先是因为这类企业往往是民营或外资企业,罕有闲职;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比拼智慧与人力资源的行业,很多公司负责人都是从一个具体职位做出名气然后出来单干的,属于某个垂直领域(比如平面设计、媒体传播)的专家型人物,甚至是多个领域的通才,最具创见的想法以及对客户需求最明确的把握往往依赖于他们,这样,便绝少有公司可以做到在“老大”缺位的情况下还保持平稳的服务质量。

如此,公关广告公司的高层管理者往往要比员工更殚精竭虑,更多冲锋陷阵。所以,公关广告行业能让人“永葆青春”倒是真的。去年六月我见到某个大公关公司的合伙人,日本那个著名汽车品牌的著名广告语就出自他的手笔,可见其任职与实力上的资历之深厚,但从面貌上看他仍旧是一个喜欢双肩背包的大男孩。不过从养生学来说,这些越熬夜越能战斗的状态,只是虚火上升、耗费生命的表现。

其实客户也希望为自己服务的公关广告公司能采取一种进取的姿态,而不是按流程或框架来,这样让他们觉得比较有人情味,也比较可靠。虽然各类理论将这个行业进行了反复的概念化,但是还绝少有人相信这个行业可以脱离了人―――这个行业最出名的理论家莫过于奥美,但加班最厉害的,奥美绝对位列三甲。

怎么成了个体力活儿?

在连续剧中,初入职场的未来大亨们大多数是从各类企划案的筹备开始的,戏剧化的情节往往将企划与一夜成名联系在一起,似乎所有的成功都是某一刻的灵感迸发。在这个行业里的某些时刻确实是这样的,但更多的时日,则是旷日持久的血汗拼搏,完全没有轻舟已过万重山的灵性,而更像悬崖峭壁上为轻舟拉纤的纤夫。

所以,千万别轻易在学校的营销课或者家里沙发上观看的励志连续剧里被公关广告行业所激励!如果一定要进这个行业,还是先从锻炼身体、全面健身开始吧。

创意产业怎么就成为一种体力工作了呢?原因仍在于创意的主体是人。

绝大多数的公关广告公司是为商业客户服务的,每一个公关或者广告计划都是动辄上百万甚至几千万的预算,而在执行之前,没有任何方法来检阅计划的可行性与效果,那就只有反复讨论、反复思考、反复修改,直到大家满意或者拖得甲方乙方都没有精神气力的时候,才把计划放出去。

同样是因为这个原因,客户已经付费了,甚至费用不菲,所以做事也是应该的。特别是中国的客户往往会有一种“自助餐”的想法:既然已经付费了,就得让他们多干点儿。曾经有位牛奶行业的营销负责人跟我说,我们请的是大广告公司,一个月20万元月费,其实他们做的方案我已经满意了,不过还是想让他们多做点儿,不然我这钱花得多亏呀(所以你知道为什么有人想出按小时收费的办法来了吧,都是被客户逼的)。

创意这东西是没有止境的,我说的止境甚至不是指艺术上的,比如每年各个行业都会出广告年鉴,其中大部分作品还是能得到业界资深人士的推崇的。而创意产业恰恰只是挂着艺术的羊头卖商业的狗肉,除了自己满意,更要客户满意、市场满意。客户是花钱的人,如果他自己迷惑了,你有再好的创意也没用,而市场的需求更是无法从广告艺术的角度去考察与预测,所以,那些精美绝伦的广告年鉴上的大多数作品都没有正式使用过,只是广告业界自娱自乐的玩物,也就不足为奇了。

听同学讲过,财务会计公司加班也很恐怖,不过他们的问题是工作完全做不完,一个人做几个人的工作,但财务工作总有一个最后的标准,达到这个标准,工作也就结束了。所以,回顾自己的从业经历,之所以要熬夜赶方案,并不是时间不够,而是出于一种焦虑,总觉得思考得还不充分,客户需求还不明确,况且在最后一刻,因为时间紧迫与熬夜压力的双重作用,往往会产生一些平常状态下不太可能出现的好想法,就像所有的媒体编辑都知道,稿子不逼是出不来的,好稿子都是逼出来的。

三年前我刚离开公关行业,就看到一篇所谓广告人健康状况堪忧的文章,其中不乏脱发、失眠、疲惫、内分泌紊乱之类,便暗暗庆幸。我的合作伙伴中,有一个是糖尿病带病上岗,有一个是最终累出了糖尿病,这种后天二型糖尿病多为过度劳累(熬夜)、饮食无当(熬夜后夜宵)、精神焦虑(因为熬夜,又导致更多熬夜)造成的,所以想想自己的从业经历也算见证了血汗,只是自己还算幸运了。

总的来说,广告行业之所以成为一个血汗行业,恰恰是因为它的创意本质。或者说,创意是世界上最需要艰辛付出的工作,如此,也能让历经血汗的我们感到一丝宽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