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特别系列节目“从晴朗的一天出发”策划方案

2019-06-17  未知  人阅读

中国知青特别系列节目“从晴朗的一天出发”关注的是40年前一批批上山下乡的知青,他们有的是国内外重大新闻事件中的人,不少素材有较强时效性和公众关注度。本系列访谈节目强调开掘新闻和历史事件中的人物内心切身感受,事件中人性的展示、及其经历。

 

 

“从晴朗的一天出发”节目内容定位:重在展示黑龙江(北大荒)、新疆(新疆建设兵团)、内蒙古自治区、山西、湖南、海南、云南等省市区著名知青浪潮中的人性、知识性、故事性。每期视内容多少可分为一个主题或多个主题的组合。

 

 

节目构成元素:以演播室为主阵地,以话语因素为主、图象因素为辅来诠释历史事件和当事人的成长、情感故事。时长为30分钟到50分钟。由“2+1”或“2+N”的方式构成节目中谈话人物。即两位主持人加一个新闻当事人,或者是目击者、事件关联人。表现手段多种多样,场外参与及与观众互动以短信、语音留言、网络、电话连线等均可应用。

 

 

  二、理念:

 

 

i.关注历史背景的人性。所有环节当中“人”是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因素,任何话题归根到底都和人有关,“从晴朗的一天出发”将以关注一代知青中的人物内心、经历和感受为内在追求。

 

 

ii.多角度。通过对被采访人的情感、故事性的展示,让观众得到更多的、更进一步的信息,不提供结论,但可以引起思考和观众的共鸣。

 

 

iii.平民气质。“从晴朗的一天出发”将通过谈话场营造一种和谐气氛,拉近知青当事人与普通人的距离,增强可视性和传播的有效性。它的风格是亲切、平和、随和的。虽然穿越的是历史的迷雾,到达的却是新时期——新农村展望的此岸,“农村是广阔的天地”、“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实际是直接的生存考验和磨练,很多知青文学作品记录和描写了当年的岁月,通过对这些代表作品的解读和作者本人的回忆,使观众的阅读达到新的层次,并策划出版一系列知青纪念作品,配套节目出版发行。

 

 

  三、“从晴朗的一天出发”的特色:

 

 

“从晴朗的一天出发”的竞争对手是中央台和湖南台的其它演播室谈话节目,如《背后的故事》,《面对面》,《中国报道》等,但它有自身的特色。

 

 

1、话题和人物的关注点不同。

 

 

节目不完全是“带着问号前行”,从历史事件的背景、人物当年遭遇与现在的反思,探讨上山下乡的模式与历史问题。同时又“带着兴趣出发”,关注知青中的代表人物,包括人的感受、人的命运,具有知识性与故事性,不受观点和论调的局限。

 

 

2,嘉宾功能不同。

 

 

所有新闻谈话节目中出现的嘉宾不外乎是专家、官员或当事人。“从晴朗的一天出发”不追求专家路线,虽然请到一些写过知青或知青生活的作家,但它不强调专家式的权威解释,着眼点在于历史背景与人性的结合,其提问注重“大众感受、朴素情感”。一线嘉宾先从名人入手,邀请梁晓声、老鬼、姜戎、邓贤、叶辛、张承志等作家,也可邀请当年知青著名人士和影视作品中的主演出场,还从湖南本地邀请知青代表如陈广生等,通过一期二期节目的播出,使的自愿参与节目的观众增加,最后可以策划一个纪念晚会,随着征集的老照片、知青日记和各种回忆录的到位也可汇集出版。

 

 

3,叙事逻辑不一样。

 

 

其它新闻谈话类节目是线性叙事逻辑,讲究叙事的起承转和,注重清晰的结论,相对比较完整。而“从晴朗的一天出发”是发散式的叙事逻辑,它可以是一个主题也可以是多个主题,它不要求有周详的论证,其逻辑随着主持人牵引谈话的兴趣和气氛游走,谈论的点和结论是开放式的,不唯一的,追求与观众的共鸣,是“形散而神不散”。采访的背景可以是第一个知青点、山西大寨、云南农场,二线嘉宾可以是当年知青、知青后代,还可以拍摄老知青回知青点慰问农民、回顾知青生活的纪录段落。

 

 

4,呈现的形态不一样。

 

 

其它新闻谈话节目是你问我答的“采访式”,较为严肃,而“从晴朗的一天出发”则是有感而发的“谈话式”,较为轻松活泼,具备消除代沟、和谐平等的热烈氛围。同样是谈论一个话题,这里不做评论,而是在“议论”,如果说其它新闻谈话类节目主持人要穿西装的话,进入“从晴朗的一天出发”的人则不用穿西装,可以穿当年的服装。穿插的文艺表演也可是文革时期的舞蹈“忠字舞”或反映当年知青生活的节目。

 

 

四、设置八集结构的必要性;

 

 

 一,知青上山下乡牵涉面广,涉及人口1800万,可以说千家万户都有知青,很多家庭因此离散,很多人甚至死在异乡,由于知青点多,特色不一,农牧条件和可展现的多样性使得节目必须多集连续;

 

 

纵观过去的谈话节目,主要是以告知事实和评论为主,而现代传播学认为,公众对回顾历史的话题还有交流、议论的愿望,还想知道别人(除专家)对此事的感想与看法,我们的节目就提供了这样的平台。因此它的出现填补了谈话节目的空白。

 

 

二,从国外同类节目成熟的经验来看,“从晴朗的一天出发”是不可或缺的。

 

 

我们对日本、法国、英国、美国、德国等国类似节目进行了全面的了解,它们都有类似的谈话节目,都有很强的生命力。很多节目综合了历史背景、档案资料、图片和实地考察、人物当时和现在回忆的对照等手段,使得条理分明、真实可感,令人回味无穷。

 

 

 三,“从晴朗的一天出发”可为湖南台整合新闻资源,带来新的忠实的观众群,由此及彼,可以制作“大地震”等“大时代、大情感、大叙事”的厚重节目,可以提升栏目的品质,形成更大程度上的公众影响力。

 

 

1, 在晚间21点到22点时段,观看电视剧的观众有60%需要有别于电视剧的家庭氛围、情感交流节目,我们选择的素材必然对这部分人有较强吸引力。

 

 

2,21点后,都是公众关注度高的主流新闻节目,整体感觉“偏硬”, “真情”则有非刚性的特点,因此它的的出现增加了观众可选节目种类的多样性。

 

 

五、“从晴朗的一天出发”节目的优越性;

 

 

1.可操作性强;本系列节目的嘉宾组合形式多种多样,既可以有关联人也可以有当事人,不受实际情况限制,极具可操作性。也不限定必须到当年知青点拍摄外景,可利用新闻记录片和个人提供的图片资料,可穿插现代的画面和观点;

 

 

2.时效和互动性强;节目内容,可以结合网友和观众提供的话题线索,或接纳新的参与嘉宾,具有非常快捷的时效和较强的互动性,可抢在中央台之前把节目做火,但又不触及政治的高压线,从文学作品入手,从个人情感切入,不以成败论知青;

 

 

3.性能价格比高;节目每周播出, 资金投入相对而言比较便宜,节目的产出却相当高。可以带动知青图书、影视片再版、情景短剧重演等相关影视图书的附产品。可以展示知青文物、知青雕塑和新文艺创作成果。

 

 

  六、节目前景分析;

 

 

首先、“从晴朗的一天出发”会很快形成品牌效应。

 

 

节目选材不同于网络正在做的“中国知青沉浮录”的伤感个怀旧,可尽快形成自己的品牌。为中年观众提供一个情感交流平台,当年的知青是如今社会的栋梁和中坚,很多都是大企业的负责人,有他们的支持,节目还可以面向世界;

 

 

其次,经过一定时间的运做,“从晴朗的一天出发”可以展现现代的知青——对农村和贫困地区支教、务农创业者们,倡导生态农业,关注环保等国计民生话题,不完全局限于知青的历史,还可关注知青的未来。对需要援助的对象建立扶助基金会,发挥节目的优势。